1813vip www.4369.com www.2709.com www.188.cc www.1869.com

大赢家心水论坛

这是士兵的世界,你得融进去

  这是士兵的世界,你得融进去

  400米障碍,每向前一步,都要使出全身力气。年轻军官的成长之路亦如此。图为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中尉排长李政阳在进行400米障碍训练。吴 琼摄

  你的兵都在看着你!就是爬也得爬到终点

  车厢里闷热难耐,十几个挂着“一条杠”的新排长挤在一起,没有人聊天和说笑。中尉朝车尾望去,外面是连绵不绝的大山。影影绰绰的大雾缓缓地飘着,让人看不清楚远方。

  排长们跳下车,取了背囊站好。一旁的机关干事走过来,宣布新排长下连当兵事宜。

  中尉跟着营部通信员来到连队的临时驻训地。连部帐篷前,中尉喊了一声报告。指导员坐在里面看书,看见中尉给他敬礼,笑着摆摆手,“放松点,连队就当自个儿家。”

  指导员问得很详细。差不多半个小时后,他长吁一口气说:“离家比较远,专业不对口,不爱说话,军事素质稍差……新干部常见的问题都集中到你身上了嘛。”

  中尉黯然低下头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指导员接着说:“没关系,只要你用心,早晚都会解决这些问题。新排长下连,不要急着踢‘头三脚’,好好跟战士相处,他们是基层最辛苦的人。”

  指导员安排中尉到二班当兵锻炼,班长把最里面的一张床腾出来给他。

  晚饭后,中尉回到班里,战士们都已经回来了。班长向他们介绍中尉:“这是新来的排长,暂时住在我们班。排长初来乍到,工作和生活上有什么困难,大家都要帮一把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队尾传来一句牢骚:“我说怎么又两个人挤一张床,原来来了个新排长。”班长冲他一瞪眼,那个上等兵便缩了缩头,不再说话。

  班长走到帐篷外,神情有些尴尬:“那小子说话就是这样,有本事,但也有脾气。马上士官选改,上次民主测评他的成绩不太理想,所以情绪有些波动。”

  中尉点点头,班长接着说:“每个战士都有自己的想法,这是很现实的问题。带好兵,得知道战士心里想的是什么。明天我们上阵地,排长你应该会玩炮吧?”

  中尉尴尬地笑笑:“我军校学的是后勤,不懂高炮……”班长听了后摆摆手:“没关系,不会就从头学起,以后你还要指挥一个排呢!”

  凌晨两点,哨兵走进帐篷,把中尉叫醒,轮到他站岗了。中尉迷迷糊糊走出帐篷,一班副班长已等待多时。这名精干的下士对中尉说:“排长你刚来,不熟悉情况,我带你去站哨。”

  中尉跟着下士来到营门哨位,下士看着远方的山峦,对一旁的中尉说:“排长,觉得这地方如何?”

  中尉有些犹豫地说:“还行……”下士打断了他的话:“得了吧,咱们驻训这地方住得脏、吃得差,洗澡就是去河边舀水冲一冲,真的没啥好。”

  中尉尴尬地笑笑:“确实,生活条件很一般。”

  下士继续说:“每年都会下来新排长,大家对你们也是褒贬不一。战士们不怕吃苦,最多就是抱怨几下,该干的活还是会去干。最怕的就是瞎指挥,老话说一将无能,累死三军。”

  这天下午,暴雨如注。五点钟时哨声骤然响起,“全连携枪带装具,五分钟后集合。”

  全连列队站好,指导员走到队伍面前,一脸平静地说:“今天例行性训练,五公里武装越野。”

  中尉发现,连队的几名干部已经站到了队伍的第一排。尽管下着大雨,他依然感觉脸有些发烫。

  队伍在风雨中出发,指导员始终冲在第一梯队,队伍最后由体能最好的士官收尾。沾了雨水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,没有绑好的水壶不时地撞击着腰部,中尉感觉自己快要窒息。

  中尉的脚步越来越缓慢,收尾的士官跑到他的身边,气喘吁吁地喊道:“你不能停下来,你的兵都在看着你!就是爬也得爬到终点!”

  中尉在暴雨中艰难奔跑。临近终点,他发现大家都在雨中等着他。指导员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还算不错,下次继续努力。”

  中尉后来才知道,那次训练也是他的入连仪式。这支有着无数荣誉的英雄连队,永远不需要弱者。他后来也跑了很多次武装越野,却再也找不回那种感觉。

  指导员摘下钢盔,雨水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下来。他擦了擦,说道:“加油吧,要学的东西还多。驻训快结束了,回营区就要担负起一个排长的职责。”

  或许,成长就是一个不断失去又不断得到的过程

  夜深了,宿舍里的鼾声此起彼伏。白天的训练强度很大,小伙子们睡得很香。

  “嘀嘀嘀”的声音响起,中尉起床穿衣,随手关了闹钟,显示屏上的时间是凌晨两点。

  月光透进窗子,洒得满地都是。屋子里飘着几缕方便面的余香,想必是有人偷偷加餐了。青春的状态,总是吃不饱。

  中尉看着地面发了会呆,起身走出排房,他是今夜的查哨干部。

 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:他跟着连队移防到了西南边境,一个永远不缺蓝天白云的地方;很多老兵已退伍了,他的老指导员也离开了连队。

  凌晨的大山有些冷,虫儿躲在草丛里奏着欢快的歌儿。西南的云总是飘不完,看着近在头顶,实则远在天边。中尉空闲的时候,经常会拿着相机跑到山头拍摄好看的云,拍累了就躺着看看天空。

  教导员说得对,中尉的心事太重了,想的比别人多,做的比别人多。中尉朝着东北的方向仰望了几秒,那里有离他4000公里的故乡。

  他朝着营门的方向走,路过了器械场,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,中尉对这些单杠双杠有着特殊的感情。

  移防前,连队的老营区是《士兵突击》的拍摄地之一。那里有“钢七连”的营房,许三多奔跑过的操场,还有那架创造了333个腹部绕杠奇迹的单杠。

  那架单杠就像一座图腾,屹立在那里,鼓舞着所有战友:不抛弃,不放弃。

  刚来连队那会儿,中尉的军事素质很差:单杠双杠二练习不会做,跑障碍总是及不了格……每天晚上点完名之后,他都会来到器械场,一个人加练。后来,他的器械课目成绩慢慢提高,现在已经达到优秀,但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每天到器械场来练一会儿。

  前方的手电灯光骤然亮起,传来一阵洪亮的声音:“站住,口令!”中尉回令,哨兵立正敬礼。

  哨兵是“小四川”,一个年纪很小的战士,有着考军校的梦。中尉看着岗桌上几本破旧的教材,又抬头瞥见大门口昏黄的路灯,叹了口气。

  中尉平时和战士们走得很近,大家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和排长说。他转身想要离开,踌躇了一下,又转过来对“小四川”说:“保持警惕,还有……路灯太伤眼,以后晚上到学习室去学。”中尉是战士考学出身,他知道在基层坚持学习是何等不易。

  中尉往回走,不经意间发现营部的灯还亮着。漆黑的夜里,那几束灯光格外明亮。可能是营长和几名参谋在制订下周的演习方案,也可能是教导员和几名干事在写下周的迎检汇报。中尉记得,刚毕业那会儿,经常加班做展板、PPT、写各种各样的材料,时常忙到深夜。

  离宿舍还有几十米,中尉朝操场望了望,犹豫了一下,然后径直地走过去。他是下周连值班员,连长总说他口令不够响亮。

  望着眼前空空的水泥地面,中尉有些紧张,也有所期待。“明天这里将是我的舞台。”中尉站在指挥位置,把明天早上的报告词和军容风纪检查流程在心里默念了几遍,才感觉踏实。

  夜里的营区有些冷,他深吸了一口湿润的空气,告诫自己别怂。山风拂过面庞,中尉想起军校时的同学。他们一起上课,一起奔跑,如今天各一方。

  或许,成长就是一个不断失去又不断得到的过程。

  当兵10年,跟排长躲在坑里抽烟的机会不多

  今天周一,中尉像往常一样,提前半个小时起床。他缓步走出屋子,怕惊醒这群梦中的小伙伴。对于他们来说,睡觉的时间太珍贵了,这是军营里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。

  最后一哨的士兵从远处缓缓走来,中尉穿戴整齐站在操场中央,一阵哨音从他嘴边吹响,嘹亮又悠长。

  集合,列队,报告,一切如往常一样,中尉已经不是新人,虽然他依旧会有些紧张。

  中尉注意到有个身影在队伍里跌跌撞撞,他定睛一看,是三班队尾的一名列兵。

  列兵的胶鞋被后面的士兵不小心踩掉了,却又不敢打报告,只好一边故作镇定地站稳,一边满脸通红地彷徨,像一只等待惩罚的小企鹅。

  中尉的眸子闪了闪,他命令各排带开,组织排队列训练,而后全连进行军容风纪检查,一排在原地训练。

  列兵终于松了口气,毕竟在排里面打报告穿鞋,比在全连面前丢人现眼强多了。

  中尉朝连部走去,找值班的连首长请示今天的工作。

  连长坐在房间门口抽烟,这个月的各项工作很集中,身为主官,压力更大。

  连长的姿势让中尉有些为难,走到门口的那一刻中尉作出了决定,很利索地蹲了下来。

  连长一边吐着烟,一边瞥了中尉一眼,说道:“今天上午第一节课搞障碍,第二节课练装备;下午拉连战术,体能训练跑个武装越野。”

  中尉点头称是,正准备起身离开,突然想到了一件事。他又缓缓地蹲下问,“病号怎么安排?”

  连长好像一下子被戳到了痛处,把嘴边的烟扔出很远,烟蒂上的火星在地上跳跃了许久。连长盯着中尉,一字一顿地说:“咱这是连队,不是医院!怎么你刚值班就有病号?”

  中尉相信连长知道为什么病号会多起来——上周搞强化训练,周五碰到上级抽考,周末又准备迎检事宜,很多人的腰和膝盖已经不堪重负了。

  中尉晓得连长刀子嘴豆腐心,他装着走了几步,果然连长又把他叫回来,“身体有伤的人,就不要搞强度大的课目了,你是值班员,自己把握。”中尉点头,心里好受多了。

  饭桌上,中尉闷着头喝粥。新来的指导员咳嗽了几声,中尉没注意。通信员用胳膊肘顶了中尉几下,他这才迷惑地抬起头,刚好碰上指导员的眼神。

  指导员对中尉说,今天上午把营区的标语重新描红,新做的几块展板要挂到墙上;个人的各类笔记要完善好,还没补好的抓紧时间补。

  上午操课的号声响起,中尉把全连带到障碍场。活动身体、100米放松跑、单个障碍练习、连贯障碍练习……训练场上的气氛有些沉闷,士兵们的身体也都不如往常灵动敏捷。

  中尉跑了一趟,气喘吁吁地走下场。课间休息时,他突然发现训练场上的人数不对。他再仔细一看,心里有了谱。

  障碍场不远处的小土坡上,几个老兵在沉默地抽着烟,中尉的出现吓了他们一跳。

  双方沉默了十几秒,一支烟被递到了中尉面前。他很少抽烟,但还是接了。

  中尉明白,接烟是一种信号,意味着大家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吹牛。这是士兵的世界,你得融进去。

  土坡上烟雾缭绕,中尉吸了一口,不由自主地咳嗽起来,爱码天下论坛。上士看到中尉这副模样,笑着说:“当兵10年,跟排长躲在坑里抽烟的机会不多。”

  中尉苦笑,没说话。上士接着说:“上周考核,我跑障碍时把膝盖扭了,现在的身体啊,跟当新兵时真的不能比了。”另一个中士接过话茬:“当年搞演习,我一个人刨了半个班的掩体,现在搞几个二练习都费劲啦。”

  中尉始终在沉默。他知道,连队荣誉室里一半以上的锦旗奖牌都是这些老兵“挣”来的。

  青春是消耗品,身体又何尝不是。再厉害的运动员也有退役年限,更何况这群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士兵。

  中尉仰头看天,云贵高原的天空真是漂亮。

  上士凑到中尉面前嘀咕:“周末到我们班仓库吧,一起煮火锅面吃。”中尉立马正色道:“这周我值班,老兵你不要乱搞。”

  (未完待续,敬请关注下期《你是什么样子,你的兵就会是什么样子》)

  版式设计:梁 晨


Copyright 2017-2022 大赢家心水论坛 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。